LingLing尤

他们的少年时代.17.

荼白:

.17.




故事的结尾沈巍远走重洋,没有任何音讯的消失了。赵云澜不是没找过他,但所有关于沈巍的消息都石沉大海,他再也找不到沈巍了。



赵云澜说爱他的时候,说想要跟他在一起一辈子的时候,没有一次不是真心的。



可他最后还是把那么喜欢自己的沈巍给弄丢了。




后来聚会和校庆,赵云澜在沈巍辅导员和班导师那儿听到过关于他的消息,知道他是去了美利坚留学,生活过得很好。



赵云澜想,沈巍终于可以不用再被他气的面红耳赤,不用起早贪黑的挤地铁,不用为了下个月的水费绞尽脑汁,不用为了一捆菠菜跟菜市场大妈斤斤计较。他终于可以不受这些鸡毛蒜皮的煎熬,可以活出自己的样子来了。而自己也不再是他的累赘,离开赵云澜的沈巍就像从泥潭里拔出脚的鹤,只要他想,随时都可以振翅高飞。



赵云澜喜欢他的骄傲也迷恋他的风骨,这些棱角不该被生活的琐碎磨平。




也许永远吃不到沈巍给他煮的粥,也看不到沈巍的笑了。一想到这里赵云澜还是难过的快哭出来,怎么安慰自己都没有用。


他一边觉得心痛,一边却又为沈巍而感到高兴,两种情绪撕扯的他濒临崩溃。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打扰。




沈巍是趁赵云澜上课的时候收拾东西去机场的。赵云澜下午四点没课,回家的时候沈巍已经不见了。屋子里所有关于沈巍的东西都像凭空消失了那样无影无踪。赵云澜低头盯着自己孤零零的拖鞋愣神,接着疯了一样的冲进卧室里拉开衣橱,原本挂起来的沈巍的衬衫外套羽绒服全都不见了,阳台上沈巍的内裤袜子也没了,赵云澜记得它们都湿漉漉滴着水没干,怎么就不见了。床头柜上沈巍的眼镜盒,他喜欢读的那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赵云澜在屋里的每个角落都找不到沈巍存在过的证据。




除了赵云澜摆放整齐的T恤毛巾还有那只没带走的粉红猪。




他穿衣服不讲究,穿过的没穿过的卷一团塞柜子里,回回都是沈巍给他拖出来抱在床上,在台灯底下一件一件的给他仔细叠好。他叠赵云澜就趴在他大腿上看,看着看着睡过去。沈巍肯定是临走之前看不下去,又坐在床上像从前那样,给他一件一件的叠好分类装起来。




赵云澜甚至神经质的看到沈巍一边叠着衣服一边无奈的叹气,转身把两只粉红猪靠在一起。眼睛留恋不舍的在屋里扫过一圈才慢慢的背过身去带好门,提着行李下楼。



他猜沈巍穿了那件绿色的风衣。



赵云澜刚刚走在路上还想,今晚沈巍给他做什么吃。会不会因为生气不做饭就给他煮泡面,可他最近有点爆痘不想吃泡面了。




他哆嗦着掏手机给沈巍打电话,他简直不能忍受沈巍一声不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一遍两遍,最后赵云澜咬着牙把手机摔在地板上,盯着蜘蛛网一样四分五裂的屏幕流泪,然后转身把行李箱从阳台上拖出来飞快的打包,在天黑之前离开了那所公寓。



走的时候边走边流泪,但是赵云澜不敢回头。











沈巍站起来冲赵云澜笑一下,伸手说好久不见。


赵云澜如梦方醒,低头去握他曾经牵了无数遍的沈巍的手。这双手曾经搅进过洗洁精和沐浴露,他太熟悉了,是无论夏天还是冬天,它们永远柔软而干燥,顺着指节摸上去,能摸到沈巍修剪整齐的指甲。


赵云澜伸出右手跟他握了一下,使劲憋出一个笑说是挺久没见了,你怎么过来这边。


沈巍温和的盯着他,说李茜是我学生,我陪她过来的。


哦,那确实挺巧。什么时候回来的?



赵云澜慌乱的抓了个抱枕在手里,揉着眼睛。




沈巍盯着他手腕看了一会,笑说大概有一个月了。




赵云澜点点头,再没话可说了。他们两个人的手指都空空如也,赵云澜的戒指溶成了两枚耳钉卡在耳骨和耳垂,而沈巍的不知所踪。





赵云澜其实挺多话想问的,但是仔细想想又很没必要。





过一会祝红从屋里走出来,身后跟着怯生生的李茜。小姑娘应该是哭过了,眼圈红红的,一出门就钻进沈巍背后。





“已经提取了她身上部分组织和死者进行比对,结果明天就会出来。她已经没有法定监护人了,那……”





“有什么事先联系我吧,我是她班导师。”






赵云澜看他一眼,点头说可以,你把联系方式留一下。沈巍顺从的跟在他身后,握着签字笔低头写一串数字。他写赵云澜就看,从沈巍的眉毛看到鼻尖。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留着碎刘海,头发用发胶打理的很妥帖,眼镜也换成了沉闷的黑色。过去所有的少年人的特质,在如今的沈巍身上已经看不到丝毫了。他穿宝蓝色的西装,看起来整洁又精致。




这样的沈巍赵云澜不熟悉,也不喜欢。






“可以了。”沈巍把笔帽盖好,压在白纸上一起推给他。赵云澜收回目光,站起来说那我送你。



沈巍顿一下,笑说那麻烦你了。







赵云澜这辆牧马人是之前买来改装的,喷了特风骚的红漆改的花里胡哨。但沈巍好像并不介意,把李茜扶进后座自己才坐进副驾驶,低着头扯安全带,扯了两下纹丝不动,沈巍疑惑的转过身子,手指卡住黑色的带子试探着拽了拽,还是没扯出来。这边赵云澜啪嗒一声扣上安全带准备发动汽车,余光里沈巍还转着身子倔强的敲敲打打,无奈的靠在椅背上尝试。


“我来。”




赵云澜一只手解开安全带,半个身子凑过去拉副驾驶的带子。估计是滑轮出了点问题,里面的部分卡住了扯不出来。赵云澜嘶了一声,手上带了点蛮力使劲一拽,这才好歹的拉出来。他忙着捣鼓这些玩意儿,沈巍就盯着他侧脸看。实在是近在咫尺,他一抬头鼻尖就蹭到赵云澜的脸。


他瘦了,瘦的颧骨和眉骨都高耸出来,不像是以前那个老爱跟他撒娇发脾气的小孩了。甚至他还留了一圈青草样的端胡茬围在下巴上,烫了小卷发。毛绒绒的,又成熟又性感,怪好看的。



“好啦。”



赵云澜说完要撤身子坐回去,沈巍及时说了句谢谢,温暖的气流拂过赵云澜耳畔,还是熟悉的沈巍的味道,一点都没变。哪怕阔别多年也依旧没变,温柔的明媚的沈巍。


他红着耳朵踩一脚油门。





“你回来龙城当老师啊。”赵云澜趁着红灯问一句,眼睛盯着信号灯,十个手指头互相绕圈。




“是教授。”后座的李茜插一句。





沈巍笑,说都一样。“那怎么一样。”赵云澜一抬手拨了转向灯,打了一把方向盘掉头。沈巍看他,过了好久问一句你怎么样。





赵云澜哈一声,说你不都看到了吗,人民公仆,可光荣了。


沈巍嗯一声,说还称心吗。


赵云澜点头说称心,称心。



下车之前沈巍没头脑的说一句以后少喝咖啡,对胃不好。赵云澜愣一下,说哦。然后呆呆的看着沈巍进了龙城大学校门。


他心跳的厉害。









晚上赵云澜加班,抱着电脑看监控,困的死去活来。祝红心疼他,说要么你去睡一会,我盯着。赵云澜搓了一把脸,灌了一大口浓咖啡说我来吧,姑娘家家的少熬夜,对皮肤不好。祝红蹲下说你最近都没休息好,案子吃的太紧了。



赵云澜掐她脸说赶紧去躺一会,换班的时候叫你。



身后的小实习生哎呦了一句,咂着嘴说啧啧啧,酸死了。赵处我也是女生,你都没那么关心过我。



赵云澜一扭头说因为你长的丑。







整个特调处困到醉生梦死,三点多的时候好歹全部看完了,比对整理出两辆嫌疑车,连夜打印出来预备第二天给韩沉那边送过去。他困的眼皮打架,在电梯里一靠随时能睡死过去。他闭着眼睛插钥匙开门,黑猫娇俏的窝在沙发上舔屁股,听到赵云澜动静跑过去要抱。


赵云澜累的一头扎进猫肚子。



洗完澡他去阳台拿毛巾擦头发,冷不丁看到露台上一束暖黄色的光,从屋里向外笔直的散开一圈,覆盖住龙城深夜漆黑的天空。




是隔壁家的。




赵云澜把门关上,心里想隔壁这么快就住人了啊,不知道这房子王阿姨卖了多少钱。







——TBC.

评论

热度(4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