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gLing尤

【巍澜衍生|胡杨x章远】词不达意 02

最爱的不是下雨天,而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。

朱火机:

经历过,最温柔共震。


---------


美玲还是要走。


没靠那个蹬鼻子上脸的制作人,她走了其他门路,不知寻到什么人脉,照样拿到了商业片女三号的角色。


解约书胡杨签了字,大笔一挥,他踢了脚桌子,滑椅平移着后退,他倒在座椅上,手里漫不经心地折着纸飞机。


美玲取下墨镜,从兜里拿出一张卡放在胡杨的办公桌上,说是解约金,比合约上多付了2%。当初胡杨收留她,让她在北京的模特圈内勉强站住脚,工作室待她不薄,但这里不会是她长久栖息的港湾。


她曾经觉着胡杨很优秀,作为摄影师,他懂得引领,也懂得收敛。胡杨常说摄影是一种语言,一类符号,一连串的思维传递。技术谁都能学会,毕竟是修炼外功,勤就能补拙。然而能做到精准地维系和尊重镜头里与镜头外的关系,不打破平衡,不跨越尺度,那才是作为摄影师打通任督二脉的内功心法。


胡杨说话幽默,长得帅,很多女孩子吃他这套。美玲刚来北京那会儿也动过类似的心思,那时她没看到胡杨身边出现过其他女人,如果胡杨愿意收着她,她可以就此陪他闯荡名利世界,浮也好沉也罢,至少他们手里攥着的是同一块漂流的木板。


她凭借一腔冲动表白,踩着高跟鞋在电梯间内抓着胡杨的领子凑过去吻他。胡杨一把按住她的肩膀,脸上先是怔忪片刻,随后眼色微沉,第一次那双言笑晏晏的眼睛里出现了冷色调。


胡杨在电梯里厉声厉色地教育美玲,说她这是跟谁学的,不学好,咱工作室可不搞潜规则那一套。


哪知胡杨说教刚说了一半,身后的电梯门叮一声打开了。


美玲回过头,看见电梯外站着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。男人是典型的上班族打扮,眉目清秀,他手里拎着食盒,塑料袋上印着的店铺是胡杨每周都会点芥末鸭掌的那一家。那男人脚下一滞,眼睛平静地扫视一周,捕捉完信息,了解过情况后,脸上仍旧波澜不惊,他甚至还颇有礼貌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
胡杨立刻松开美玲,趁着电梯没关大步迈出去。他一把勾住那个男人的肩膀,推着他往前走。男人手中塑料袋里的芥末鸭掌被胡杨拿出来闻了闻,胡杨笑了,和刚才截然不同的笑。


他说:“真香,你吃了吗?我们一起。”


美玲呆呆地站在电梯里,眼见电梯门在她面前徐徐合上。


后来她知道这个男人姓章,有自己的游戏公司,和胡杨是高中同学,他们一起在北京生活了快七年。


时间这东西挺可怕的,它可以背负一个人的经历,交递成功,或者留下教训,却没办法在承载完一段感情之后,得出正误与否,再评判值不值得。


眼下胡杨没有说话,他揉揉眼睛,意思美玲可以走了。美玲重新戴上墨镜,隔着镜片再度审视这个男人,她发现很多心情和半年前相比已然不同。


面前的男人烈酒烧喉,烟不离手,像一无所有,却也无药可救。


 


胡杨在高中时算是风云人物,他爸是知名越野赛车手,上过市区新闻,甚至在他们高中内也迷弟遍布。


胡杨长得很帅,漫画男主一样的脸,往人群一扎堆就是个定位风向标。赵承杰老说这女娲造胡杨用的心,造其他人恐怕用的jio。


赵承杰和胡杨都准备考艺术生,胡杨在初中时得过少年摄影大赛的金奖,只是他再怎么得奖,也比不过他老爸摆在家中的金杯闪耀,正如他老爸看不明白胡杨的梦想,坚持让他上本科大学。


章远和他们不同,典型学霸,期期的红榜NO.1,还是校网球队队长。


女同学们常说如果章远是江直树,那胡杨就只能是道明寺。


赵承杰也采访过道明寺,问他是什么时候看上江直树的。


那时他们还过着早上摸黑起来打篮球,晚上翻墙出去买汽水,深夜捂在被窝里听校园电台,考试前对着章远的学生证烧香拜佛的神仙生活,赵承杰非要问胡杨是哪个时间点哪个具体瞬间动的凡心,胡杨恐怕自己也回忆不出来。


他说就是那种命中注定,命中注定懂不懂。月老牵的绳,今天不喜欢,明天也会喜欢。从他开始决定追章远起,他心里就没想过失败这个词该怎么写。


赵承杰骂他那是脸皮厚,跟月老没关系。


高中时期的日常都很重叠,一周一月一学期,日历撕着撕着就过去了。章远虽然是个学霸,但他很喜欢打游戏,赵承杰作为他的玩友,比胡杨更早打入了章远的交友圈。


胡杨每天都要跟赵承杰一起回家,等赵承杰把章远拉入他的回家玩友之后,两人行就变成了三人伴。


三人骑着单车迅速奔向斜坡,风声猎猎,赵承杰比他们俩率先左拐,胡杨和章远还要并行多骑半个小时。


章远骑得很快,每次都会骑在胡杨的前面。他很瘦,腿长得吓人,胡杨看过他打网球,手势很专业,到场上就成了只迅猛龙。章远说话也很好听,语调有时放得很慢,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,笑音却是在鼻腔里打转。


章远骑车的速度慢下来,他停在书店门口,伸手拿了一本漫画,阳光停在他脚边。


胡杨也按了刹车,他在五米之外站定,手指从书包里寻出了相机,镜头里装满盛夏的影子,快门声像给这场心动效应加强了节奏。


咚咚,咚咚。


胡杨知道,那时候他就已经喜欢死章远了。


高三上期他们才真正在一起,那阵子胡杨得了全国高中生摄影银赏,他很豪放地捐出所有奖金请亲友团吃火锅。


胡杨特别爱吃辣,火锅里麻辣牛肉,鸭肠,毛肚,这三样绝对不能缺。章远那天没怎么吃,就顺着鸳鸯锅喝了点汤。他们之间的桌子离得有点远,章远坐在另一头,胡杨只能隔着茫茫白气儿看他。


外面忽然下起滂沱大雨,众人散了,男生们纷纷撑伞送女生回家,赵承杰也要负责送田馨,早早告别。


胡杨和章远没有伞,两人站在屋檐下等了会儿,雨一直没变小。


他们的胳膊轻轻地撞在一起,胡杨回头,发现章远也在看他。


章远靠着墙,一只手揣在兜里,胡杨也不知哪根筋没对,他问:“你刚刚是不是没吃饱?”


章远一愣,说:“我只是不怎么吃辣。”


胡杨说:“那你应该早点告诉我,我们可以不吃火锅。”


章远耸肩,说:“没什么,大家开心就好。”


胡杨盯着他,问:“那你开心吗?”


章远没明白,眉毛皱起:“我?”


胡杨也朝后靠着墙:“我得了奖,你为我开心吗?”


章远轻轻笑了声:“你都把奖金全部拿出来了,很仁义,很上道。”


胡杨不说话了。


章远再次侧过头,胡杨半闭着眼,像在做什么决定。等那人再度睁眼时,眼色一凛,他整个身子压过去,将章远箍在墙上。章远也没慌,他甚至还游刃有余地眨着眼睛。


胡杨问他:“章远,你喜欢我吗?”


章远的嘴角勾了个笑,胡杨不知道他在笑什么,这个问题不好笑。


章远别过头,不动声色:“不喜欢——”


话音刚落,胡杨猛地噙住他的嘴角。耳边的雨声像瀑布似的砸在他们耳畔,胡杨毫无章法地吻他,抚过鬓角,再到脖子,他不知道对不对,也不懂怎么样才算取悦才算撩拨。


胡杨睁开眼时,他们的嘴唇都带着亮晶晶的水光。


章远抿紧下唇瞅着他。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这是第二遍。


章远轻轻喘气,他性子倔,仍是那句:“不喜——”


胡杨再次亲上去,这次他放轻了很多,因为没有太多的技巧性,他只敢小口小口地啄,再缓缓用舌头去舔。章远的两只手垂在两侧,他被动地受着这个吻。某个瞬间开始,章远的身体从僵硬慢慢变得放松,胡杨感受到衣服下摆被人扯住了,章远翕动着下唇,他下意识一吮,两人的唇齿很快黏合在一起。


事不过三。


胡杨拽着章远的小臂,声音又轻又细。


“你喜——”


这次不等他问完,章远的后背悄然离开墙壁,他的双手攀上了胡杨的肩膀,凑过去时力量没有掌控好,他们撞到了牙齿。


有点疼,胡杨和章远都笑了。


肩膀笑得抖起来。


等他们笑够,他们的目光里带起了热气。


慢慢,慢慢地靠近,如同电影一帧帧回放,隆重而又虔诚地迎接之后那个顺理成章的吻。


后来胡杨也问过章远,是不是他内心早就打破一厢情愿的僵局,欲拒还迎,皮那一下很开心是吗?


彼时章远正缩在胡杨怀里打游戏,他嘴里叼着棒棒糖,一上一下的。


他黏黏糊糊地说:“当然开心。”


tbc

评论

热度(300)